x消消乐赢钱|连载——地下青春(15)

2020-01-11 11:21:32  来源网络

x消消乐赢钱|连载——地下青春(15)

x消消乐赢钱,15

小林走了以后,小屋里一下空了许多,晚上我和阿明躺在那张小床上,睡得还挺香,一睡睡到了11点多,这时阿峰来找我们,一进门就说,“你们两个懒蛋,还不起床!”

阿明笑骂,“我他妈的真想一脚把你踹出去!”

阿峰站在门口,嬉笑着说,“你来啊,你来啊!”

阿明起身飞腿,“我踹死你!”当然没揣着,因为阿峰已经退到了门外。玩闹罢,阿明问,“你来干嘛?”

阿峰笑着说,“来看看你们啊,这么久没来看你们了。”

我忽然想起他的工作,就问,“阿峰,你那个酒吧怎么样?”

阿峰说,“还可以啊,管吃管住,一个月两千,每天晚上六七点钟上班,夜里两点下班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我想都没想,随口就说,“不去了。”然后我拿起阿明的mp4,看“开心鬼”。阿峰也在旁边一起看。我感觉和阿峰好像没什么话说,就借看电影打发时间。阿峰倒挺识趣,看了不到三分钟,就要走。我和阿明没做任何挽留,就让他走了。

阿峰走后,我出去买了点吃的,4个烧饼外加一些熟食凉菜,算是我和阿明的早餐,也是午餐。

饭后,阿明躺下玩起了手机游戏。我去了网吧,上了两个小时网,什么也没干。

午后三点,我从网吧回到了阿明的小屋。阿明已经上班去了。我发现我什么都不想干,什么也懒得做,就躺在床上看电影,一看就看到了天黑。饿了,就出去买吃的,回来的路上,忽然间就想,其实去阿峰上班的那个酒吧看看也不错,就给他打电话,“你在你那个酒吧吗?”

“在啊,怎么了?”

“没事儿,我想过去看看,怎么走啊?”

阿峰笑了,“你要来啊?我正在办离职呢!”

“你?你也不干了?”

“不干了,下班太晚了!”阿峰又说,“我昨天找了个保安的工作,试用期一千八,转正后两千二,你干不干?”

我想了想说,“去试试呗。”

“你不是不想干保安吗?”

“无所谓了。”我无奈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“那好,明天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好。”说完我挂了电话。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,因为我对阿峰这个人不太喜欢,甚至还有些讨厌。

第二天早上9点我还在睡梦中时,听见手机铃响,迷迷糊糊之中,我摁了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句,就断线了。我知道,这是因为我住的地下室的信号不好,时有时无,时强时弱。

原以为是阿峰打来的,一查号码,是个陌生号码,不过这个号码似乎有些面熟,心想,可能是我找工作时给人家打过电话吧。于是赶紧起床,趿着拖鞋去了地下室门口,拨通了这个号码。还真是我以前打过的一个电话,那天约好了要去面试,结果因为阿明的事没有去成。没想到人家说,那天没有去面试,今天来个回访电话。我觉得人家还挺有诚意的,便和他聊了10来分钟,挂电话时,我说,“我下午再过去看一下。”

打完电话,我回屋又睡了。原本想睡到中午,可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午后两点钟了,我赶紧起床,吃了几个烧饼,洗了洗头,然后就乘公交去了那个饭店。

到哪儿已经是四点多了,给他们打电话,回说让我直接过去。我到了人事部,谈了半个小时,感觉他们给的工资有点低,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。走的时候,我说我会考虑考虑,两天之内给他答复。后来也没给人家打电话,还是人家给我打的电话,问我,“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我很干脆的说,“哦,我不去了,我已经找到了别的工作。”

“哦,那祝你工作顺利,再见!”

没等我说再见,那边已经挂了电话。

我确实是又找到了一份工作,就是阿峰说的那份保安的工作。那天面试完往回走时,阿峰给我打电话,说他正在办入职,让我过去。我直接就过去了,简单的谈了一下工作情况便和阿峰一起办了入职,还把身份证给了人家。

在北京,有许多用人单位都喜欢用押身份证的办法来强迫外来务工人员,尤其是保安行业。记得我刚到北京时,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,光是押身份证就押了一个多月,若不是我和另一个哥们儿一起去要,他们还不给。而且我们去要身份证的时候,跑了好几个地方,走了很长的路。也因此,几年来我一直都很讨厌保安的工作,记得当初自己干了整整四个月,离开时还发誓说再也不干保安了。不成想四年后又找了份保安的工作,而且是稀里糊涂的就办了入职。

晚上给家里打电话,打了好几遍都没有打通,想来是父母都在忙吧。于是就给母亲发了一条信息:“我又找了一份工作。”

发完短信,我回到阿明的小屋,心里胡乱的想:上班的地方离阿明的小屋不远,只有几分钟的路程,那我不如就暂时住在这里,等阿明回家以后看看有没有钱续交房租,若资金允许,那我就继续住在这里。阿明也说他还想续租,不过就是不知道回去后还会不会再来北京。其实,我也想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,起码要比住集体宿舍方便和自由许多,最重要的是,自己租房子有充足的私人空间,可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。唯一不好的地方,就是得付出几百块钱的房租,父母知道了,又会说我乱花钱。不过,我觉得,为了自己的私人空间和自由发展,租个房子还是值得的,而且,若与阿明合租,费用也会便宜不少。

正这样胡乱的想着,收到了一条短信,和我猜想的一样,是母亲发来的:“你好!我们的手机冲(充)电来,我们打麦子没有袋(带)手机。”

看着这样的短信,我的心里有点心酸也有点温暖,只有小学文化的母亲常常会在短信中来这么几个别字,但是意思我都懂。母亲常说,她虽然不识多少字,但小学时的拼音学的还是不错的,比上过高中的父亲要强多了,父亲发短信时常常找不准拼音字母,母亲因此常常取笑父亲,父亲总是呵呵的笑。而且,母亲每次给我们发信息,都显得很正式,开头总要加个“你好!”要不就是“儿子你好!”好像要以此来确认她是母亲的身份一样。

我猜的没错,因为我估摸着家里这几天麦子也割得差不多了,父母好几次都不接电话,应该就是在打麦子。看完短信,我走出地下室,到马路边上给母亲打电话。这时已经快午夜12点了,母亲说,“我们刚去打麦子,没有带手机。”

“麦子割完了吗?”

“没有,割了一半多,家里这几天的天气不好,就把割好的先打了。”

我把我的工作的事告诉了母亲。母亲说,“挣不挣钱把身体养好,还有你自己的事也该抓紧了。”

我说,“我知道了。你们在家也要多注意身体。”

父亲接过电话,声音很舒缓平静的问我,“你又找到了一份工作?”

“嗯,找了个保安的工作。”

父亲还是很平静的说,“保安就保安吧,不管干啥都要操心,尽量不要违反人家的规章制度,跟你们那些同事的关系也搞好一些。发了工资,能往家里打点就打点,留够你花的就行。不能不花钱,也不能乱花钱。”

我笑着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聊了有二十多分钟,看见阿明回来了,便让父母挂了电话。

阿明问我,“给谁打的?”

“家里。”

“不会你家里也让你回去吧?”

“我家里要让我回去,那到好了,我还巴不得呢。”

阿明轻叹了一口气,和我一起往地下室走。听见阿明叹气,我也叹了一口气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有种想要回家的冲动,我想回去帮父母收麦子,回去帮父母分担繁重的体力劳动,可我却回不去,这让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情感上,我是特别想回去的,但在现实中,我却又不得不留在北京。

过了一夜,早上8点,我从沉沉的梦中醒来,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了不远处的那个公司。去了先是培训,其实就是看资料,熟悉一下公司的情况。早上没来得及吃早饭,上午就只好挨饿。中午,我去买了一个饭盒,在员工食堂吃了一顿午饭,然后在保安宿舍的光板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,迷迷糊糊的还睡着了,甚至还做了一个短短的美梦,梦见自己开着一辆超级跑车,在北京的三环上飞……

下午接着培训,看了两个小时资料后,人事部的一个哥们儿带我去副总那里面试。那位副总穿着很正式的西装,打着灰色斜纹领带,戴着金边小眼镜,理着平头,舒舒服服的坐在黑皮转椅上,两只手随意地放在办公桌上,右手还握着一支金色钢笔。副总见我进去,挺直了身体,微笑着问我,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昨天办的入职。”我笑着回答。

“哦,来北京几年了?”

“四年多。”

“四年?都干了些什么啊?”

“做过几个月的保安,做过工厂的工人,还做过酒店的服务生。”

“哦,你以前做过保安,是什么原因不干了?”

“可能是因为工资太低了吧。”

“哦,那你觉得我们这儿的工资待遇怎么样?”

“还行,可以接受。”

“可以接受是吧?那好,你就在这儿好好干,踏踏实实的,别乱花钱,到年底还能攒一万多块钱呢。”说完他又喊人事部的那个哥们儿,“小赵,你带他去上岗吧。”

那个叫小赵的哥们儿把我带给了保安队长。保安队长又把我分配给了保安班长,并对班长说,“好好带!我看这小伙挺不错的。”

班长笑着说,“放心吧,没问题!”见队长走了,班长又和我嬉笑着闲聊,说的还是这份工作各方面的好处。我只是笑着点头,没说几句话。

傍晚五点钟的时候,班长让我下班,我就去打了卡,然后去食堂吃了饭,饭后换了衣服,离开了公司。我想去网吧上网,可走到网吧门口一摸口袋,竟然没带钱包!想是换衣服时落在了公司宿舍,于是赶紧跑回公司。幸好,在我换衣服的那张床上,我又找到了我的钱包。拿了钱包,我又去了网吧,可是网吧的收银员问我要身份证时,我却没有,只好做罢。

回到小屋,我又看mp4里的电影,一直看到半夜阿明回来。阿明回来时和我闲聊,一直聊到了三四点钟,才睡觉,因为我们都不用早起,且都是下午四点钟上班。

由于睡的比较晚,我们一直睡到了中午12点都还没有起。这时阿峰给我打电话,我迷迷糊糊的就接了,问,“谁啊?”

阿峰说,“我!你来不来吃饭?”

“我还没起床呢。”

“你赶紧起来吃饭吧,不吃饭怎么能行呢!”

阿峰的话听起来似乎是在关心我,但我知道他是话里有话,就问他,“怎么了?有啥事啊你?”

“没啥事儿,我就是说,你应该来吃饭了吧。”

“说吧,什么事儿?”

“你赶紧过来吃饭吧,过来的时候给我带一个饭盆儿和小勺。”

我很讨厌这种人,总是打着关心别人的旗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,而且再做这种事的时候还振振有词,理直气壮,真他妈的卑鄙!不过,讨厌归讨厌,并不能直接对人说出来,于是我笑着对阿峰说,“我昨天买了个饭盆儿在宿舍放着,要不你先用我的吧。”

“哪个是你的啊?”

“碗柜上面第二层,那个不锈钢饭盆儿。”

“哪个啊?”

我还想跟他说得更具体一点,但是线路突然断了。地下室的信号就是这样,说着说着就自动断线了。

挂了电话,我睡不着了,反过来转过去,就是睡不着,还把一旁的阿明给吵醒了。阿明问我,“怎么了?”

我说,“我想去吃饭,可又不想起床。”

“那你就接着睡呗。”阿明笑着说,“那个,他给你打电话,啥事儿?”

“还能有啥事,他想让我过去吃饭,顺便给他带一个饭盆儿。”

“他怎么能这样啊,自己不能买一个吗?”

“我告诉他,让他用我的饭盆儿,也不知道他找到了没有。”

“管他呢!怎么,你要去吗?”

我从床上坐起来,说,“我得去吃饭,饿了。”然后就起床,出去了。出门走了不远,看见阿峰低着头走了过来,便问他,“你怎么了”

阿峰说,“没怎么。你去干吗?吃饭啊?”

“对啊,你吃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你赶紧去吧,晚了就没有了。”

“你怎么没用我的饭盆儿啊?”

“我他妈的没找到!”说完又说,“我先走了啊,回去休息一下,下午再过来。”他跟我摆了摆手,往他租住的房子那儿走去了。

我去了公司,吃了午饭。返回时买了四个烧饼和一桶矿泉水,带回地下室给阿明吃。阿明还没起,就在床上叹口气说,“唉!不想上班啊!真他妈的郁闷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明知道上班也没有工资,还要上,心里真不爽!”

我安慰他说,“不就是三天了吗?很快就过去了。”

阿明怒笑,“白干啊!我一天也不想干!”

“可是你不干的话,你一分钱也拿不到!”

“这正是让我郁闷的地方啊!”

“要不,你学我,上一天班就离职。”

“你倒是痛快,可我已经干了半个月了啊!”

我开玩笑的说,“我这份保安的工作,还不知道能干多久呢,说不定又……”

还没说完,阿明和我就都笑了出来。只是没想到,我开玩笑说的这句话居然真的应验了。
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

文/路雨飞飞(简书作者)

(本文经原作者同意转载)

安静分享,感谢评阅

上一篇:《化龙记》中你们最喜欢哪一对CP,师尊和穷天,还是狐狸和道长?
下一篇:越南国宝千年神龟标本正式对外展示,曾是世界最大乌龟,头大如牛